浅谈数字货币对国家货币政策的影响

发布:2020-06-03 16:24 浏览(15081)

摘要:本文以比特币为代表,并对 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间的比特币月度数据进行整理,通过回归分析统计分析方法,验证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对国家货币政策的影响。

一、什么是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Digital Currency)简单来说是电子货币形式的替代货币,也可称为虚拟货币、算法货币、加密货币,针对目前来说其主要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加密数字技术)和分布式记账方法来进行挖掘、创建、发行和流通的新型电子货币。

其主要特征为网络数据包,由数据码和标识码组成,数据码就是需要传送的内容,而标识码则指明了该数据包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等属性。

 

二、什么是货币?

货币(Currency,CCY)是度量价格的工具、购买货物的媒介、保存财富的手段,是财产的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本质上是所有者之间的约定。“吾以吾之所有予市场,换吾之所需”形容的就是货币这一所有者之间的约定。

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交换契约,其拥有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五大职能,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1.用于支付商品劳务和清偿债务的物品;

2.充当交换媒介,价值、贮藏、价格标准和延期支付标准的物品;

3.超额供给或需求会引起对其它资产超额需求或供给资产;

4.购买力的暂栖处;

5.无需支付利息,作为公众净财富的流动资产;

6.与国民收入相关最大的流动性资产等等。

以上6条都属于货币的职能定义。

 

三、数字货币与货币的区别

根据以上对数字货币、货币的概念性定义可知,就目前来说,数字货币仅拥有货币中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两个职能。

现在由于数字货币的信用机制缺乏和世界各国的态度不一, 所以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的职能还未完全实现; 同时,由于数字货币的价格波动异常频繁,而价格又是价值的直接货币表现,所以贮藏手段职能也尚未体现在数字货币上。

传统货币例如现金货币、电子货币和新型的数字货币主要的区别在于是否能够达到“去中心化”或 者“去中介化”,不管是以纸币为代表的现金货币还是以银行卡为代表的电子货币、甚至是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都需要银行、企业作为中介使得货币能够及时准确地进行支付、流通和周转,对于新型的数字货币来说,其通过加密数字技术对货币交易的信息进行多重加密, 使得不需要中介组织也能顺利进行。

因此,数字货币在货币体系职能当中,只占其二,想要充当一般等价物,还需要继续开发其他三种货币职能。

 

四、货币史及比特史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货币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从货币的演化过程来看,首先是以物换物的时代,这期间货币的实体形式还没有出现,所以该时期是一种完全 “去中心化”的状态;其次到实物货币、金属货币时期,货币充当交易双方之间沟通的桥梁和媒介,货币“中心化”时代已经来临;再次随着国家法定货币例如纸币时代的到来,银行和企业都可以作为交易者双方沟通的中介,这是一个法定货币完全“中心化”的时代;而后目前私人数字货币的出现,借助电子信息技术发展而来的分布式记账技术,信任机制逐步建立,“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也慢慢形成;最后未来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发行,以国家公信力为信任保障,搭建完全“去中心化”的货币时代。

2009年比特币的正式出现到现在,已经快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数字货币的种类也发展到一千多种,例如比特币、瑞波币、莱特币等,但是一系列的数字表明比特币在数字货币中的地位尤为重要,比特币的单价在去年十二月份突破了两万美元的峰值,这比其他种类的数字货币多出几倍甚至是十几倍之多。

短短时间,比特币的总市值已经超过千亿美元的大关,这样的增长速度是苹果、谷歌等高科技企业难以比拟的;比特币的挖掘数量已经超过1680万枚,占比特币总数量(创始人中本聪当初将比特币总量定为2100万枚)80%以上,比特币的争夺狂潮和速度令人瞠目结舌,并且未来围绕比特币相关产业的争夺战将愈演愈烈。

 

五、什么是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也称金融政策,是指中央银行为实现其特定的经济目标而采用的各种控制和调节货币供应量和信用量的方针、政策和措施的总称。实质是国家对货币的供应根据不同时期的经济发展情况而采取“紧”、“松”或“适度”等不同的政策趋向。

货币政策分为狭义货币政策和广义货币政策,狭义货币政策的实施主体是中央银行,广义货币政策的实施主体除了中央银行之外,还包括政府和其他相关部门。

货币政策的实施目标是为了稳定物价、促进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以及平衡国际收支情况,其也根据货币供应量、长期和短期利率、贷款量、存款准备金和基础货币量等金融指标来实施具体的货币政策。

 

六、比特币影响现金货币供应量

本次回归分析研究截取于2016年4月至2017年12月两年间的月度数据 (因 2018 年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剧烈,会对回归分析的结果产生不良影响,故不将2018、2019年的比特币数据纳入回归分析之中),因为比特币的变量没有直接的月度数据,所以是通过对每日的数据进行加权平均所得;而货币供应量月度数据直接从网络上可以找到。

同时,本篇文章不再列举各类数据,只同步分析数据结果,以便读者阅读。

1.比特币各变量回归分析

    以比特币的交易价格 price)、交易量(volume)、市值(value)、交易数量(amount)和数字货币种类(variety)为解释变量,以央行货币政策中的货币供应量 (supply)为被解释变量。

    根据数据结果分析,比特币的交易价格变量(price)和数字货币的种类变量(variety) 显著正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回归系数分别为2.295和4.529;比特币的交易量变量(volume)、比特币的市值变量(value)和比特币被挖掘出的数量变量(amount)显著负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回归系数分别为-0.925、-1.304 和-4.257。在所有的影响关系中,数字货币的种类变量(variety)和比特币被 挖掘出的数量变量(amount)对货币供应量(supply)的正向影响和负向影响最大,其回归系数分别为4.529 和-4.257。

从结果分析可知,比特币和数字货币的5个解释变量都对货币政策的货币供应量(supply)有显著影响。如下:

1.比特币的交易价格变量(price)显著正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当货币总量一定时,数字货币价值较高时,会增加对实体货币的发行;

2.比特币的交易量变量(volume)显著负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数字货币的交易量越高时,会进一步实体货币的持续供应;

3.比特币的市值变量(value)显著负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数字货币的市值越高,表明数字货币市场交易越频繁,央行会会进一步减少货币供应量;

4.比特币被挖掘出的数量变量(amount)显著负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挖掘出越多的比特币,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现金货币的供应量;

得出结论,揭数字货币的种类变量(variety)显著正向影响货币供应量(supply),数字货币的种类越多,会促进数字货币的发展,同时也对货币供应量有一定的刺激作用。

 

七、结论与展望

1.中央银行要适时适量的发行法定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发行是大势所趋,其具有安全性高、成本低等特点,但是需要在合适的时机发行法定数字货币,同时,根据当前市场环境因素,以及传统货币转型需要一定过程,发行数量需要定性定量分析确定,使得法定数字货币在市场供需关系中达到平衡。

2.加强对私人数字货币的监管和监督。

中央银行需不断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并充分利用信息数据系统,强化为非现金支付提供服务等能力,加强对非现金支付工具的跟踪和监管,提升其支付清算服务能力并增强其风险管理能力。同时,政府等部门、行业和民众也应该承担对数字货币的监督、监察职责,共同营造一个良性发展的数字货币环境,并为以后发展法定数字货币奠定坚实的大社会基础。

3.大力发展分布式记账等区块链技术。

    积极参与数字行业标准制定和国际规划当中,大力培养和引进区块链相关性技能人才,争取做行业标准“领头羊”和标准制定者。

官方客服 官方公众号 炒币新手营
网站版权归桔子财经所有

图片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