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再想象: 美元稳定币需求预示金融乱序

发布:2020-04-21 17:58 浏览(16858)

想象一家在全球拥有 150 名员工的咨询公司、一家拥有 100 万名店员的全球零售连锁店,或一个从超过 10 个国家和地区的 50 名供应商采购存货的制造商——每个都是全球公司经济的原型。

想象一家在全球拥有 150 名员工的咨询公司、一家拥有 100 万名店员的全球零售连锁店,或一个从超过 10 个国家和地区的 50 名供应商采购存货的制造商——每个都是全球公司经济的原型。

这些公司都需要长期获得的东西是什么?现金。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经济前景异常严峻,全球都在争夺流动性(这一现象或具有变革意义),现金成了最核心的基本需求。各大公司都希望获得不间断的资金流,用来支付薪水和结算发票。如果现金流断裂,整个经济将遭受巨大冲击。此外,各大公司需要美元。

这场疫情已经引发了全球美元争夺战,连同全球银行债务危机一起,或将彻底改变全球支付系统。有人开始将这一巨变称为“加密货币美元化(crypto dollarization)”。

无论数字化与否,美元目前都是唯一的选择。全世界的债务和资产都使用美元计价。此外,美元还被用于跨境支付,它是最容易获得,且流动性最强的资产。

目前,美联储正在向其它国家的央行开放货币互换额度,并提供短期“回购”贷款,以此提高美元的流动性。正如我在上周发布的第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那样,美联储不能也不愿成为最后贷款人。否则,一旦它撤回支持,就会对地缘政治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就目前来看,美元为王。

美元化正与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结合。高盛(Goldman Sachs)上周预测,美国第一季度 GDP 将暴跌超过 3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表示, 2020 年将是世界经济自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一年。这次经济危机将导致出现大量的违约和破产。

世界各国的政府必定会倾力支持银行和公司。因此,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全球政府债务净值将从去年的 70% 增长到 2020 年的 85% 。然而,政府的紧急救助措施无非是拆东墙(纳税人)补西墙(公司股东和银行家),由此导致的政治紧张局势将引发争端和恐慌,从而破坏人们对银行系统的信心。

一旦失去了人们的信心,银行系统将彻底崩塌。现代银行系统是以部分准备金制度为基础的。通过该制度,银行可以借出储户的存款,在没有等额准备金的情况下创造出新的货币。【透过吉米·斯图尔特(Jimmy Stewart)饰演的乔治·贝利(George Bailey)向储户和贷款客户所作的《这是美好的生活》演讲,我们就能体会到,一旦人们失去信心,银行系统将遭受怎样严重的打击。】

当信心的大厦摇摇欲坠时,需要现金流动性的商业领袖就会陷入困境。许多人会强忍心头不安,依然选择在现行系统上押注。但是,凡是经历过希腊债务危机、阿根廷货币危机或其它新兴市场恐慌的人,面对如此高的债务净值都会感到恐惧。由于疫情过后,银行的贷款客户将会激增,一些人会担心其存款的安全性,无论其存款是否以美元计价。

那他们该怎么办?他们无法将现金取出并储备起来保护自己。在现代世界中,纸币的使用越来越少。不过,以美元背书的稳定币有可能是一种替代方案。如现金一般,这类稳定币有着像现金一样不记名的特征,即,价值随所有权转移而转移,无需通过中间方。此外,稳定币还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安全地转移资金,且从理论上来说与银行的安全性风险无关。由于代币发行方承诺实行全额准备金制,得以避免部分准备金制度下准备金不足以偿付的问题。

也许正因如此,据 CoinMarketCap 3 月 1 日起的数据显示,由 Tether 公司发行的 USDT(基于以太坊、波场和 Omni )的市值暴涨了 40% 。USDT 是全球准备金额最高的四大稳定币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 Centre 发行的 USDC、币安发行的 BUSD 和 Paxos 发行的 PAX 。

首先,我们先来分析一下。稳定币的总市值为 80 亿美元,远比不上比特币 1287 亿美元的市值,更别提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上总计达 28.5 万亿的股票市值了。此外,稳定币市值的增长反映出,在危机的影响下,交易所、矿工和其它大型加密货币市场参与者(他们历来都是稳定币的主要用户)更倾向于稳定性。

不过,我们还可得出更有意义的结论。首先,据 Messari 基于 Coinmetrics 的数据绘制的图表显示,以太坊(支持 USDT 和 USDC 等稳定币)上的总交易额已经与比特币持平。总交易额中除了以太坊上的原生货币以太币之外,还包括其他基于以太坊的 ERC-20 代币。由此可见,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稳定币进行交易。

Circle 的 CEO 杰里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也对此发表了一番评论。与 Coinbase 一样,Circle 也是 USDC 的发行方和管理方 CENTRE 联盟的成员。在谈及 Circle 上个月针对企业新推出的 USDC 支付服务时,阿莱尔告诉 CoinDesk 的记者尼希列什·德(Nikhilesh De):

开设账户的新企业横跨多个领域,包括电子商务、广告网络、奢侈品生产、招聘平台、数字内容市场、P2P 借贷和支付、软件、专业服务、忠诚度奖励、移动银行服务和其它网络服务。我们相信,数字货币的采用正迎来真正的转折点。

如果非加密货币企业开始大范围采用稳定币,那么 Libra 从一篮子货币模型向锚定单一货币的稳定币模型转变就是合乎时宜的。Facebook 于周四宣布了这一举措,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消除监管者关于 Libra 协会有可能扰乱国家货币政策的忧虑。但是,此时或许是创建以美元背书的稳定币的绝佳时机。

Libra 的官宣意味着,CENTRE(USDC 的发行方)、Tether、币安和 Paxos 或将迎来一位新的劲敌。Libra 会止步于此吗?其它大型参与者为什么不继续参与 Libra 计划?例如,万事达和 Visa (二者之前都是 Libra 协会的成员)。

一个关键问题的是,这对银行来说意味着什么?银行是否也会参与到这场稳定币运动中来?

图 | Circle CEO 杰里米·阿莱尔 (来源:CoinDesk)

有些人认为,为了避免金融系统的周期性危机,以及“大而不能倒”的救助计划波及支付系统,应该采取“狭义银行(narrow banking)”模式。具体来说,储户将资金存入银行,银行将这笔资金用来投资国债等安全性极高的证券,且仅向储户提供电子支付服务。在这种模式下,储户的存款不会被用来放贷。信贷服务提供方应该是基金经理和专业投资者,而非管理支付系统的银行家。

狭义银行之所以迟迟未能推行,只是因为它无法比政府支持的部分准备金制度创造更多利润。但是,归根究底,这一系统应该由社会而非银行来定义。或许现在我们能够理解狭义银行业的价值了——在加密货币时代,这可能指的是由银行发行的稳定币。

一个更大的问题是,部分准备金制度是否能够一直延续下去,如果不行的话,那么为经济创造其所需信贷的最佳方式是什么?此外,央行数字货币(CBDC)如何适应这一切?

这些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会在之后的文章中作出详细说明。

需要明确的是,现在尚处于早期阶段。也许我们能安然渡过危机。而且,保护现有系统也是在维护既得政治利益。

但是,这次新冠疫情引发了史无前例的危机。这次危机将给现有机构带来压力,甚至连银行业巨头也无从幸免。

这仍是债务危机

Castle Island Ventures 的尼克·卡特(Nic Carter)上周在一条推特中指出,“大概在明年”,我们会意识到这场世界经济危机并非健康危机,而是债务危机。他说得没错。如果没有出现大范围的债务积压,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将更加容易渡过。例如,飓风等灾难可能会引起临时性的供给冲击,进而导致经济活动减少,但是随着重建工作展开,经济会迅速反弹回先前的水平。

图 | 债务分布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新冠疫情只是导火索,再度推高了已经无法维持的资产负债率,以至于央行无法再通过简单的放水来解决这一问题。上图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绘制的关于私人债务与 GDP 比例的数据图。该图显示了这一数据的重要性: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最大的,它们不仅是这场新冠疫情的重灾区,还肩负着通过刺激措施复苏全球经济的重任。

各国政府的态度

对于那些居家隔离的家庭来说,奈飞(Netflix)和 HBO 上播出的剧集相比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关于央行数字货币的网络研讨会更具吸引力。但是,经过我在推特上推送之后,英格兰银行在上周的研讨会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一开始,金融科技总监汤姆·穆顿(Tom Mutton)警告称,这家拥有 326 年历史的银行并没有承诺推出央行数字货币。不过,这场新冠疫情有望加快央行数字货币的采用,而英格兰银行作为首个早在 2015 年就开始探索央行数字货币技术的机构,它的想法是值得借鉴的。正如你可以在 YouTube 重播上看到的那样,研讨会还通过一系列快速调查,采集了来自观众的观点。其中有一个观点很引人注目:如果央行数字货币采用分布式账本技术(即,需许可的区块链),那么该技术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可编程性”在民意调查中高票获选。由此可见,“可编程货币”一词正进入大众的视野。

图 | 英格兰银行网络研讨会上的民意调查(来源:YouTube)

数字美元再度回归,至少是在华盛顿州。尽管在上个月提交至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刺激法案中,数字美元只是昙花一现,但是“美联储账户”或“数字美元账户钱包”等设想再度出现在了国会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和普拉米拉·贾帕尔(Pramila Jayapal)提出的激进式法案中。该法案提出,由联邦政府新铸造两枚面值为 1 万亿美元的铂金硬币,并将它们存入美联储,然后通过数字美元钱包每月向每位公民发放 2000 美元的救济金。在硬通货比特币的支持者看来,这种堪比“货币炼金术”的方案与数字货币技术格格不入。即使是那些支持政府使用数字货币技术的人,也认为这种提议过于草率,没有考虑到技术方面的挑战。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ommodities and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的前任主席 J·克里斯托弗·吉安卡洛(J. Christopher Giancarlo)也是数字美元的支持者。他在《数字美元计划:谨慎而坚定,不可在新冠疫情下操之过急》一文中及时指出了这一点。

中国的区块链服务网络成了规则改变者。中国政府决定利用区块链技术——具体来说,是许可型区块链——来搭建一个新型数字化经济平台。目前已经有了详细的开发者框架,供市政府和中国企业使用。CoinDesk 已经在上周的报道中详细介绍了相关情况(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疑似内侧截图与下载地址外流)。虽然这不是一项保护自由的免许可型开放式技术,但是如果有人认为基于区块链服务网络的可编程经济无法给中国带来竞争优势,那就大错特错了。

“货币正在失去意义”——彭博社的贾里德·迪利安(Jared Dillian)在其专栏文章中一针见血地提出了这一观点。在后尼克松时代,无论人们对央行拥有货币政策决定权有何看法,公众对货币的信任始终取决于政策制定者是否遵守货币稀缺性这一核心原则。也就是说,货币是受到某种约束的,即使这种约束仅源自某个机构为保护其价值所需履行的义务。现在,即使美联储承诺会无限期购买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资产,迪利安仍表示“这些数字过于庞大,已经丧失了意义,成为了一种抽象概念”。我认为,失去意义的并非货币本身。岌岌可危的是半世纪以来西方所秉承的货币概念。我们的社会必将构想出一种真正具有意义的新型货币。让我们迈出这一步吧!

官方客服 官方公众号 炒币新手营
网站版权归桔子财经所有

图片分享

×